染小九博客—关注娱乐八卦_热门韩剧_百度云资源的网赚论坛

美文 | 敬往事一杯酒,再爱也不回头

174人参与 |分类: 区块链|时间:2018年12月04日 00:13

image.png

1

我不知道,一个女人一连两次为同一个男人打掉孩子这算不算爱。我也不知道,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候遇到最想要照顾一生的女人,这算不算是一个男人的悲哀。

但是,我清楚的知道,豆豆爱这个男人。将来还会不会继续爱,我不知道。至少,曾经爱过。

现在还爱不爱,豆豆自己也不知道。

当她站在厕所里,再一次看到两条红杠的验孕棒时,眼眶里滚烫的液体瞬间自脸上滑落。豆豆感觉内心就像被人从里往外掏出来捏碎了一样,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,天地在倒转,她整个人也一点点被掏空。

“又来了。”豆豆隔着衣服抚摸自己的肚子,轻声呢喃道。

又是一个人去医院检查,然后得到的又是和上次一样的结果。不同的是,这次的医生是个女医生。她看上去和豆豆的妈妈差不多一样大的年纪。两边鬓发里藏着几根银发,戴着一副眼镜,很和蔼的样子。

“回去注意休息,好好调养。”临走前,女医生和豆豆说。她还告诉豆豆一些调理的方法,让豆豆下次有什么问题就来医院找她。

“我想打掉孩子。”豆豆对女医生说。说完,她立马低下头,不敢看医生。

来医院之前她已经做好决定了:这个孩子,不能留。她没有告诉程潇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第一次的时候,她让程潇知道,等他做决定,可是程潇比她还怂,比她还残忍。

所以这一次,她决定谁也不说,自己一个人去把孩子流掉就成。

说不难过是扯淡,自己身上的一块肉。肉从自己身上被割走,那种疼,直达心窝子的。可是疼也没办法,只能忍着,快刀斩乱麻,长痛不如短痛。

“如果程潇知道了,他肯定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。”豆豆心里想。

除了同意,他别无选择。

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两人前后分分合合,分手又合好,合好又分手。上一次是程潇死皮赖脸拖着豆豆,说他离开不她,求她别走,豆豆才留下来的。

这一次,豆豆不想再自欺欺人了。

哲学上说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”。豆豆读书的时候政治没学好,可是再怎么傻她也都明白:人可以在同一个地方犯两次同样的错误,可以摔倒两次,但绝不可以有第三次。

“我不想再纠缠下去了,我们就这样吧。”走出医院后,豆豆给程潇发微信。

她没有立刻回家。医生说如果真想把孩子打掉,三天后再来。女医生说了一堆劝诫豆豆的话,说孩子无辜,说孩子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说孩子无罪。

豆豆从医生的办公室冲出去,一路跑,眼泪一路往下淌。她如何不知道孩子无辜?她又何其不无辜?程潇呢?他又如何能幸免?

他们亲手扼杀掉自己的亲骨肉,罪无可恕。可是他们什么都没做啊,到底错在哪里了呢?

错在不该相遇,不该相爱吧。


2

晚上程潇连环夺命call豆豆。一小时里,他给豆豆拨了几十通电话,微信也发了几十条。

“豆豆,亲爱的,我知道自己错了。”

“亲爱的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“我知道自己错了,求求你了,不要把孩子打掉。留下他好吗?生下来,我们养得起。”

“豆豆,我知道过去是我对不起你。我混账,我王八蛋,我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“可是豆豆,我爱你啊。”

认识三年,在一起一年多,这是豆豆第一次见到程潇一次性给她发这么多的消息,也是第一次一次性和她讲这么多话。

一直以来,程潇都很傲娇。说好听是高冷,说不好听其实就是不解风情、不体贴、大男子主义。

就拿打游戏这个事来说吧,程潇痴迷游戏无法自拔,在他的影响下,豆豆也开始玩游戏,但程潇从来不会带豆豆一起玩,他都是和自己的兄弟玩。

“也许是因为我玩得太菜了。”豆豆自己都不禁自我怀疑。有的时候她甚至在想,可能在程潇的心目中,游戏和兄弟远比豆豆重要的多。

出去吃饭也是一样。

每次两人出去吃饭,程潇都是自顾自地吃自己的,他不会关心豆豆饿不饿,更想不到要问豆豆喜欢吃什么,然后给她买。一般都是两人坐在一起,各吃各的,完全不像恋人,反倒像是一起拼桌的陌生人。

闺蜜对程潇很不满意,特别心疼豆豆。以前觉得程潇可能是性格木讷,不善言辞,不会表达,但看他对豆豆还挺好的,所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。

经过一年多的观察,闺蜜觉得程潇这个人不可靠。她经常提醒豆豆,让豆豆不要陷得太深。“你看看你,当初就是被他这副臭皮囊蒙蔽了双眼,被猪油蒙了心。”前不久,闺蜜戳着豆豆的脑门教育她。

豆豆也懊悔不已,“怎么就被他的外表给骗了呢?”

要知道,在程潇刚出现那会儿,豆豆她妈妈给自己女儿介绍了几个不错的相亲对象。经过一众亲戚的筛选,大家都觉得有两三个小伙子不错。人品可靠,家境可靠。

然而豆豆不买账,她抛下七大姑八大姨为她选的“三有”男人,屁颠屁颠追着“三无”的程潇。

“没车没房没钱都不要紧,关键是我喜欢他,他也喜欢我。”面对亲人的质疑,豆豆是这么解释的。

有情饮水饱,估计就是豆豆当初这样了。


3

情到浓时可以饮水饱,可一旦过了你侬我侬的热恋期,感情的象牙塔开始倾斜时,还可以高喊“没房没车没钱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喜欢他,他也喜欢我”吗?

这样的话,自欺欺人都尚且不够火候吧。

再者说,上次分手的事,两人都还没处理好呢。豆豆都还没答应程潇要合好。

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这次合好了,下次依然会吵会闹会分。这就像钉子和墙的故事一样:把原本钉好在墙上的钉子拔掉再挪地方,不管挪到哪里,钉子钉过的痕迹,孔永远都在,填不上。

如果问题的本质无法解决,说再多的对不起都于事无补。

就像现在,程潇跪在豆豆面前,拉着她,求她不要把孩子打掉。“豆豆,我知道错了。把孩子留下来好不好。求求你了。”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豆豆,让豆豆把孩子生下来。

换作是以前,看到程潇这么低声下气的,豆豆心里指不定得难过成什么样。然而现在,她什么也感受不到,只觉得浑身麻木。

爱到不能再爱的时候,也就只剩下麻木了。

“说的轻松,你拿什么养?就凭你那点工资吗?你那点工资给你自己花都不够。”程潇平时有多挥霍,豆豆是清楚的。

豆豆怕的不是程潇穷,怕的不是他没车没钱没房,一无所有。她怕的是程潇不上进,不作为,不争气。

身为女人,豆豆是现实的,但她还没势利到见钱眼开的地步。她担心的是和程潇继续下去,看不到生活的希望,生活没有盼头。

与其这样互相纠缠不休,不如趁早了断,还彼此安宁与清净。

有时候,放手也是一种爱。

“豆豆,我可以努力工作,努力挣钱,我会养活你们的。”程潇哭着说。

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在面前痛哭,豆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难受得要死。可是她一想到第一次程潇让她打掉孩子的场景,她就忍不住浑身哆嗦。

正是他当初的决绝,才让她今天有了决心:无论如何,这个孩子都不能留下来。

她不想让孩子重蹈覆辙,走自己的老路。况且,在没有能力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生活环境的前提下,让孩子来到这个世界,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。

这并不是一个很美好的世界。


4

“真的不能让孩子留下来吗?”程潇问。

“不能。”豆豆回。

“那我陪你去。”程潇说。

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行。”豆豆说。

最终,程潇也不再说什么。走之前,他给豆豆留下一笔钱,那是他身上仅有的全部现金。离开豆豆住的地方,程潇打电话给豆豆的单位,帮她请了假,然后又打给豆豆的闺蜜,让她这几天照顾好豆豆。

那天晚上,程潇在豆豆家的楼下站了一个晚上。他翻着手机里和豆豆的合照,回想起这一路走来,两人之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,泪如雨下。

他知道这段感情今晚算是彻底结束了。纠纠缠缠一年多,分了又合,合了又分。这一次,算是结束了。

彻彻底底的,再也没有复合的可能。

在最无能为力的时候,遇到最想要照顾一生的人,这算不算是一个男人的悲哀?

一连两次为同一个男人打掉孩子,这算不算爱?

如果这都不算爱,那到底什么才是爱?

可是再爱又能如何,现在都爱不下去了。

豆豆是爱程潇的,这一点,毋庸置疑。程潇也是爱豆豆的,这一点,我相信。

可是那又能怎么样,再爱都要曲终人散了。


[ 点我关注公众号,获取最新资源。~ ]

地址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已有 0 人评论,请发表您的观点。